记硬笔书法家岸柳先生——米文军

热度0票  浏览227次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4年9月23日 19:32

 

心如杨柳  艺如人生

  

    ——记硬笔书法家岸柳先生 

    米文军

这是一段难以忘怀的作者与编辑之间的友谊故事。

十多年前,我在《特区时报》社当编辑时,全报社就我编的版面最多,其中“文学芳苑”和“生活时空”版最为有影响,全国各地读者的来稿如雪花一样飘来,多得简直看不过来。这些主要是文字稿,各路名家大师也纷纷投来佳作。为了活跃版面,我也编发一些绘画、摄影和书法作品等。在书法类的来稿中,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河北作者岸柳先生的硬笔书法作品;他除钢笔书法外,其竹笔书法更为了得,用独具匠心来形容,很有特色。

岸柳先生的作品笔墨浓淡相宜,工笔细致,技法丰富,且潇洒流畅一气呵成,厚重中不乏飘逸,笔锋刚强凛然却不失柔媚含情,时而似高山流水,时而似千里沃野,如从崇山峻岭中窥见沧海汹涌。同时,又如浮光掠影中的婀娜多姿杨柳在岸边随风飘拂,情景交融,令人心悦诚服、思绪万千。有些作品写意达境,以拟人绘画手法构思,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,使读者回味无穷。这种素净淡雅的古典美与现代美、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接合的创作风格,其作品自然受到我的青睐,所以就频繁地出现在我的版面上。

早在20015月,他在寄来的《沁墨园报》折叠版“岸柳书荐专集”中,就在作者赠言里写道:“文军老师:愿与您成为朋友,并请雅正!”我不懂书法,谈不上雅正,只感觉到他的书法美不胜收,如同音乐中优美动听的旋律在尽情抒怀:时而万啼千啭、轻拢慢拈,时而昂扬激越、引吭高歌。我仿佛闭目陶醉在歌潮乐浪中,被袅袅余音催眠得久久不愿醒来。

是的,岸柳先生是我众多作者朋友之一,这种友情深深地扎根在心底里不曾泯灭。

后来在他多次的来稿中,我才知道他的硬笔书法成绩斐然,头衔也不小:中国硬笔书法艺术家学会常务理事、中外书画家联谊中心副理事长、中国民族硬笔书法家协会客座教授、神州大学文化艺术研究中心部副主任、精英硬笔书法家协会会长等。

岸柳,本名郝永安,号青源斋主,19632月生于河北省滦县。1980年于北国冰城军旅生活中开始潜心书法艺术研究、创作,作品1985年就被收入《袖珍钢笔字帖》。他先后在国际国内书法大赛中,获奖近百次。

其作品在《中国书画报》、《书法报》、《青少年书法报》、《写字》、《现代书法》、《人民日报》(海外版)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法制日报》、《检察日报》、《工人日报》、《中国文化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中国教育报》、《羊城晚报》、《北京晚报》等几百家报刊发表3100余幅作品,部分作品入选大型书法展几十次并被收藏。

他的艺术简历、肖像、作品载入《世界名人录》、《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》、《中国硬笔书法家辞典》等几十部典籍中。他研习硬笔书法的同时,亦钟爱毛笔书法及篆刻艺术,更注重文、史、哲、美及其他姊妹艺术知识的汲取,以提高字外功夫的修养,软硬兼融,互取所长以求创新。

其作品毛笔书法曾荣获国际现代书法大展三等奖。代表作如竹笔书法《情趣》、《愫》、《情愫》、《旷野》、《鹅》、《风情》、《白云飞》、《回归》、《畅》、《龙》;美工钢笔书法《陆游词红酥手……》、自作小诗《寒江雪柳》、《田原早春》、《槐花》;尼龙笔书法《白居易诗词问刘十九》、自撰联《喜迎香港回归》及《畅游神州》;毛笔书法《鱼龙舞》、《兰香》、《枫叶流丹》、《抒情画心》等等,其风格独树一帜的刊头题字也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近1000幅。

岸柳先生的书法作品,有的配诗,有的附以创作感言;还有的附随想、畅想,写意达境的这种书法与诗文相融合的形式,是他个人书法生涯中的一种新尝试,也常给人以意境美的联想。艺如其人,其作品表现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品格,也是他以书法书写人生的写照。《检察日报》、《厂长经理日报》、《经济日报》、《读友》等多家报刊曾以专题报道其事迹。

他的人生座右铭是:拙诚求艺,朴素为人。

其艺术创作观:情思的流露,意境的深邃,内容的隽永,传统与新意的有机结合。

岸柳先生与我“相识”在十几年前,我们虽素未谋面,我手里还有一些他的没有来得及编发的作品。这么多年了,其形神肖似的作品字迹依然如新,从凹凸质感、阴阳向背、以形写神的豪放笔势中,每一次欣赏都撞击着我的眼帘。201455日晚,他在看过我博客里的文章《同学远嫁匈牙利》后留言:“情深意长!同学之友情深而才艺长!多才多艺,欣赏并问好米老师!!”翌日早上又留言:“米老师您好!时常感激您的雅爱!谨颂编辑大祺,新夏愉快!

光阴荏苒,岁月悠悠。没错,我们的友谊一直延续着。十几年后,他想赠予作品给我,问需要什么内容的,鉴于我们之间的友情,我就说写“编辑与作者的友情,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疏远”吧。9日上午他很快就写好了,并落款“赠米文军先生纪念”,同时还另加写了一幅竹笔书法作品《珍惜》,且旋即就将赠字与作品放进了他的博客里,并附注解:感谢米老师十几年前于《特区时报》的雅爱!

很温暖,这也见证了编辑与读者、作者是永久的挚友,心心相通,彼此之间的友情,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疏远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【点击图片,放大浏览!】

上一篇 下一篇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