岸柳竹笔书法代表作《情趣》

岸柳竹笔书法代表作《情趣》


岸柳竹笔书法代表作《情趣》.jpg
2017-6-2 11:15


《情趣》创作谈

  岸 柳  


     《情趣》书法作品,于丙子初夏偶成。就这幅作品的整体意境,我给予她“江南春未尽,望君满载归”的创意。
      一年间,《情趣》这幅作品,被全国二十余家报刊相继刊登,这说明了她是深受欢迎的。这期间我曾写过百余字简短的“创作感言”,并有同道书友对《情趣》著文赏析。但是,我认为《情趣》有着与众不同的创作过程,是我硬笔书法生涯中最具特色的作品之一。她给予了我特别的瞬间怡悦和激情感触,所以,今天再度回顾其情、记录其趣,与大家共赏。但愿《情趣》带着她固有的真挚内涵,姗姗走进您明丽的艺术乐园……

    一、《情趣》创作,并非处心积虑和整体上的意在笔先。

    《情趣》书法作品,是我用自制的竹笔蘸墨,在十六开的图画纸上一次书写而成, 她的创作并不是完全的意在笔先,而是循序地笔随意识流转而成。创作当初,我只是以篆书的笔意书写“情”字竖心,试求有大树参天、枝桠繁茂、挺拔向上的盎然生机与新意,仅想表达清新舒畅的一种情趣。我蘸墨落笔写“情”字竖心之主笔“竖”,这一竖笔顿生意趣,竟然宛如一位秀发披肩的淑女,伫立岸边,呈眺望与等待之态。这自然简练的竖笔,这匆匆的一瞬间,这维妙维肖的矜持女子的情态,令我油然怡情,并增添了我将《情趣》作品创作成功的信心。  开笔得意,物我两忘。我以不同的笔致写完了竖心,其右边两竖似有枝上鹦鹉之态。迅即蘸墨以隶书笔意书一稚拙酣畅又带夸张的浓重的长横,再提笔书第二、第三横,使其横画较为细劲、笔画的边缘斑驳而具有涩感与力度。但这三横的起与止均不雷同,还呈现了远处是突兀的横岸,河中涌动着潋滟的水波之意态。我在书写这三横的同时,改变了传统笔顺,即连写了三横,这样用笔,是使其横向气势伸展贯通,并与左边竖心形成了纵横交织的势态,而后再写一竖,这一竖的位置居三横的中心偏左一些。这样安排,可以使“情”字整体紧凑而不支离。这一短竖,又像一块巨大的礁石矗立于河水中,礁石之巅又有一翠鸟小憩,并回首俯瞰。至此,“情”字仅完成了三分之二,便意趣可人。继而,我用相背的两竖笔来处理隶书之意的“月”字,使两竖下部开张,从而撑起“情”字右上之重荷。这样,“情”字便轻松地书写完成了。那么,《情趣》作品也只是完成了一半。“情”字大体上呈倒梯形,是左直右斜,又看到当时的纸张,右部空白剩余太少了,如果按平常的书写习惯,纸当然不够用,若硬写“趣”字,这幅书法将成废品。书法创作中这种局促的状态,也正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具有实践性的课题。只有采取灵活机动的补救措施,才能使作品保留住已有的风采。这样,我便大胆地运用穿插错落的方法,以行隶兼顾的笔意,将“趣”字的“走”字旁,处理得低平并穿插于“情”字的右下空白处,所书就的“走”字之态,正如一位头戴箬笠的出海者摇桨而归,其下部“捺”画恰如船舷浮于水中,激起水波,疾速而行。既成的意象并协调之美,使我心旷神怡,笔随意至,这时的创作进入了高潮,便形成了意在笔先的创作心态。我想,既然“趣”字之“走”字旁,有摇船(船桨)之意,那么,就应是满载收获而归之船。我即用厚重浓墨以行书书写“取”左部之“耳”字,并使其高高耸立,呈收获物堆积如山之状(另外,它还有船帆之意态)。再迅以草书书写“又”字,使其“撇”墨色浓重以充实空白、“捺”飘逸而具有动势。捺画,也是《情趣》作品的最后一笔,这一笔,又似活泼可爱的海豚,昂首翘尾跃出了水面。这样,所书就的“趣”字,恰似郎君摇着满载收获的船只归来!

    二、《情趣》创意与宋词《江南春》词意恰恰相反,而又暗合于词人所期待的美好的意境。

     “江南春未尽,望君满载归”作为这幅作品的创意,是《情趣》作品书就后,依据她所表达的意境,且此意境又恰恰相反于北宋寇准所创三十字三平韵单调小令《江南春》之意。即“波渺渺,柳依依。孤村芳草远,斜日杏花飞。江南春尽离肠断,蘋满汀洲人未归。”在此,我将该词大致意思聊作简释:水波潋滟延伸很远很远,岸边垂柳在春风里婆娑起舞,依依含情。一个小村庄周围芳草萋萋延伸远去,太阳西斜,照着红纷纷的杏花